由丁黑、符策欣、任重执导,苏晓苑、闫琳编剧,刘诗诗、朱一龙、阚清子、彭冠英、李泽锋、陈米麒等主演的都市情感剧《亲爱的自己》正在湖南卫视、芒果TV播出。因为是刘诗诗的产后复出首作,并且有大热流量明星朱一龙和《三十而已》中“渣男许幻山”的扮演者李泽锋加盟,该剧一度备受关注。然而上线一周,《亲爱的自己》便遭遇了观众口碑和收视成绩的双重挫败。

复出首作反响不佳,刘诗诗演技遭质疑

作为一部现实题材都市剧,《亲爱的自己》讲述了李思雨(刘诗诗饰)与男友陈一鸣(朱一龙饰)相恋多年,但同所有在大城市的年轻人一样,两人面临事业、感情的困惑与压力,最终学会珍惜身边人、与生活和解的故事。

作为刘诗诗久别荧屏、产后复出的首作,《亲爱的自己》曾让不少粉丝非常期待。然而,首播当日,刘诗诗的演技就遭到吐槽。剧中,刘诗诗努力挣脱“人淡如菊”的形象,试图演出职场女超人李思雨热情有活力、干劲十足的一面。然而事与愿违,首集中,李思雨因拒接男友陈一鸣电话而心怀愧意,在车内向男友撒娇求和的一场戏,成为吐槽重灾区,遭到了网友“用力过猛”“挤眉弄眼”“浮夸做作”的批评。之后,#刘诗诗演技#话题一度被网友顶上微博热搜。

事实上,这不是刘诗诗第一次遭遇业务能力的质疑。电影《绣春刀》之后,刘诗诗面无表情、眼神空洞的表演就被批评为“面瘫式表演”。结婚生子后,淡出已久的她一度成为“娱乐圈失踪人口”。业务能力不佳,又疏于时间投入,让提升演技成为她的难题。

2019年,刘诗诗携手佟大为演出的偶像剧《如果可以这样爱》,虽然凭借“婚后首作”刷了一波关注度,同样因为狗血剧情和演技差评,仅收获了4.4分的豆瓣评分。

另外,《亲爱的自己》中,刘诗诗使用原声出演,暴露了台词功底的不足,被指“气若游丝”“感染力不足”“让人出戏”。而近年来凭借“天鹅颈”“芭蕾体态”和精修图圈粉的刘诗诗,在电视剧动态镜头的检视下,今年33岁的她状态欠佳,难掩疲态。

口碑收视双双下滑,导演出声难“挽尊”

受口碑影响,《亲爱的自己》的收视成绩也一言难尽。据酷云数据显示,9月7日该剧首播当日,收获了直播关注度0.9711,市占率6.0872的成绩,但相对于该剧的豪华班底,这个成绩谈不上理想。随后该剧就遭遇收视“N连跌”:9月8日,直播关注度0.7800, 市占率4.8505;9月9日,直播关注度0.6585,市占率4.0187;9月10日,直播关注度0.6410,市占率3.9470……

9月11日,该剧导演丁黑的工作室在社交媒体上转发了一篇《亲爱的自己》剪辑指导的朋友圈撰文,称这是剪辑指导的“心里话”。这位昵称为“薇的后车厢”的剪辑指导在文中表示,《亲爱的自己》是个特殊的挑战,因为离现实太近了:“很多原本定位在偶像级别的演员,在《亲爱的自己》都突破了自己……剧中的人物没有一个是完美的,甚至是让人不舒服的,但其实反思一下,我们每个人都是其中一个或两个以上角色的组合。”

随后,导演丁黑也在个人认证账号转发了该博文,并表示:“确实不是偶像剧,确实大家都不完美,善待他人,原谅自己,终(忠)于自己,这很难,坚持做就OK。”

作为执导过《玉观音》《大秦帝国之纵横》《那年花开月正圆》等剧的著名导演,丁黑此番亲自下场“挽尊”的行为,并未能收获多少认可。9月14日,酷云数据显示该剧的收视为直播关注度0.6141,市占率3.6414。尽管剧情已经发展到“李思雨为陈一鸣找工作喝醉酒”“雷浩文帮顾晓菱租房”“李思雨和袁姐正面刚”等关键节点,但仍未有收视翻盘迹象。

对此,有网友认为《亲爱的自己》的排播安排不合理也影响了收视——上线没几日,便遭遇周六、日临时停播,打断了观众追剧的连续性。更多观众认为,除了主演表现不尽如人意,剧情悬浮,人设夸张才是该剧更大的不足——为了凸显李思雨女强人人设,编剧安排了“男厕所堵人,15分钟拿下1500万元大单”的幼稚剧情;同时,陈一鸣从业内精英跌落为失业青年、李思雨跟黑化的恩师袁姐开撕的剧情,也被指责强行制造矛盾冲突。

配角有话题

“许幻山”变身大暖男 阚清子成“低配顾佳”